苏州园林绿化管理局-首页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苏州园林 > 园林文化 > 园林题记 > 题刻 > 沧浪亭
沧浪亭园门砖额
来源:苏州市园林和绿化管理局
时间:2020-03-15 09:00
访问量:

                           沧浪亭园门砖额:

沧浪亭

    译意:沧浪碧水潆洄的水景园。

  筒析:“沧浪”,本为水名,即汉水。《楚辞渔父》载:三闾大夫屈原忠而被谤,流放泽畔,脸色憔悴,形容枯槁,沧浪渔父是个隐归江湖的高人,见此情景,就唱了一首《沧浪之歌》:“沧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我缨,沧浪之水浊兮,可以濯我足!”意欲劝屈原随世沉浮:沧浪的水清,就用它洗洗我的帽带;沧浪的水浑浊,就用它洗洗我的脚。表示超脱世俗名利的清高意趣;亦见手《孟子· 离娄》中的《孺子歌》。自此,“沧浪水遂成为高人隐逸之所居,亦为风景清丽的胜境。沧浪亭始建于北宋诗人苏舜钦(字子美),苏慷慨有大志,诗文名满天下,他和诗友梅尧臣,变柔弱浮艳的晚唐及西昆体诗风为平淡豪俊,被清聂谢誉为“开宋诗之一代面目”者。政治上,他正直敢言,年轻时曾多次给皇帝上疏论朝廷大事。宋仁宗曾禁止百官越职言事,他上《乞纳谏书》指出这样做“不惟亏损朝政,实亦自取覆亡之道”。后经范仲淹举荐,经召试,授集贤校理,监进奏院。其岳父杜衍为宰相,当时与范仲淹、富弼等均为“庆历新政”的主要人物。御使中丞王拱辰为反对杜衍等,借口苏舜钦等用公钱召妓乐,对有关人员进行劾治,而苏舜钦则以“监主自盗”之罪被除名,闲居苏州,因萌江湖之思。“一日,过郡学,东顾草树郁然,崇阜广水,不类乎城中”,饶花木泉石之胜,极城市山林之妙,遂以四万青钱买下,(此地原为吴越王钱谬时其子广陵王钱元璙的池馆,一日为五代末吴越中吴军节度使孙承佑别墅)构亭北碕,号沧浪,自此“与风月为相宜”。濯缨濯足取适兴,并目号“沧浪翁”。苏舜钦既有如屈原一般忠而被谤,无罪被黜的遭遇,自然与渔父之歌产生了思想共鸣。他也要“潇洒太湖岸”,扁舟急桨,“撇浪载鲈还”做一名渔父了。唐宋文人向以事渔为隐。敦煌《浣溪沙》词中的隐士是一位“卷却诗书上钓船,身被蓑笠执鱼竿”的钓鱼翁;宋朱敦儒词中的渔父,“摇首出红尘”,看透了世态炎凉,。摆脱了尘世扰攘,这与苏舜钦“迹与豺狼远,心随鱼鸟闲”(《沧浪亭》)的心境何等契合。他的诗友梅尧臣《寄题沧浪亭》诗中称他“行吟《招隐》诗,懒带醉中巾……今子居所乐,岂不远尘埃”;宋杰《沧浪亭》诗云:“沧浪之歌因屈平,子美为立沧浪亭。亭中学士逐日醉,泽畔大夫千古醒。醉醒今古彼自异,苏诗不愧《离骚》经。”这些足可作为园名主题的注解。诗人向有“丈夫志”,“耻疏闲”,如今只好终日“向沧浪深处,尘缨濯罢,更飞觞醉”了,故“沧浪”一词,深藏着作者的政治愤懑。后以亭名名此园。

相关稿件
打印此页关闭窗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