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州园林绿化管理局-首页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苏州园林 > 园林文化 > 园林题记 > 题刻 > 沧浪亭
假山石亭匾额
来源:苏州市园林和绿化管理局
时间:2019-07-20 09:00
访问量:

假山石亭匾额:

 

沧浪亭

 

    简析:抒情写志额。亭址初在北碕。前竹后水。清康熙时巡抚宋荦移建于此。石亭古朴幽雅,旁有沧浪亭石柱楹联。

 

 清风明月本无价;

 近水远山皆有情。

 

    译意:自然美景是大自然赏赐给人类的无价之宝,近处的水,远处的山都含有深情。

    作者:江苏巡抚梁章钜集,晚清朴学大师俞樾手书。俞樾(182l一1906),字荫甫,浙江德清县人,遭光三十年庚戏科进士。著作宏富。善以隶笔作楷书,古雅拙朴。

    简析:集联。欧阳修和苏舜钦都是北宋开一代诗风的文学家,两入挚情深谊,亦为高山之于流水。上联出欧阳修《沧浪亭》诗,下联出苏舜钦《过苏州》诗。上联咏沧浪亭之景,又妙合苏舜钦以四万青钱买园本事。苏轼《前赤壁赋》称“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,耳得之而为声,目遇之而成色,取之无禁,  用之不竭,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”。此即用“清风明月”概写沧浪亭的自然景观,经济而又含蓄无穷。下联咏沧浪亭借景之美,表达作者对自然美的热爱。漫步在亭北复廊外,透过廊上疏置的漏窗南望,横贯全园的腰形假山若隐若现,仿佛一幅幅变幻的天然画本,造成近水远山的心理感觉。反之,在山阜透过复廊漏窗向北望,近在眼前的廊外碧水变得浩渺平阔,产生近山远水的视觉印象,这种错觉,给有限

的空间以无限的延伸探幽之趣。“皆有情”,赋予山水以人的风姿、情感,远山近水脉脉含情,实际上写的是人对青山绿水的深情,以表达寄情大自然、投身大自然、远超红尘的逸致闲情。辛弃疾“我见青山  多妩媚,料青山见我应如是”,林则徐“我与山灵相对笑“都是把山水人情化,与苏诗同一韵致。联语融本事、实景、诗意于_体,景美、诗美、人格美交融为一。属对工稳,虽为集联,但天造地设,浑如己出。

 

沧浪亭对联之一:

 

四万青钱,明月清风今有价;

一双白璧,诗人名将古无俦。

 

译意:苏舜钦花四万青钱买下了沧浪亭,美好的自然风光现在有了价格;苏舜钦和韩世忠品格高洁如白璧一双,一个是北宋诗人,一个为南宋名将,先后同住沧浪亭,。古来还没有这样的同伴。

作者:齐彦槐(1774—1841),字梦树,号梅麓,又号荫三,婺源(今属江西)人。清嘉庆间进士,曾任江苏金匮(今无锡)县知县,候补知府。擅诗赋骈文。

    简析:联语出旬化用欧阳修《沧浪亭》诗句“清风明月本无价,可惜只卖四万钱”咏沧浪胜景及苏舜钦买园本事。对句咏史。南宋绍兴间,沧浪亭为韩世忠宅第,他曾修飞虹木桥,建寒光堂、冷风亭,翊运堂,筑濯缨亭,梅亭,瑶华境界、竹亭和清香馆,名“韩园”。苏舜钦有倜傥高才,遭诬被黜,买园自适;韩世忠百战沙场,威慑金兵,因怒斥秦桧谋害

岳飞而被黜,遂以山水自娱。先后同住沧浪亭,联语将两人并称,工切稳当。全联洋溢着怀古幽思。先哲风范,跃然纸上。

    注释:(青钱):古代钱币有黄钱、青钱之分,以红铜、白铅、黑铅、锡一起配料铸出的钱币称青钱。(二双白壁);《史记。虞卿传》载战国虞卿游说赵孝成王,一见,.赐黄金酉镒;,白璧一双;再见,为赵上卿。后以白璧一双喻指贵重。玉璧洁白无瑕,比喻苏韩皎洁的人品。[俦]:伴侣。

沧浪亭旧联之二:

 

    湖州长史昔贬谪,守道好学,发愤懑于歌诗,风云变化,雨雹交加,一时豪俊多从之游,磊落轩昂,足知文士有光价;

    商丘中丞嗜吟眺,景贤修废,以精神相依凭,密迩宫墙,扫除芜秽,三吴流传追寻其地,前倡后继,爰饬祠宇肃豆笾。

 

    译意:湖州长史苏舜钦昔日遭到贬谪,他信守道义,笃好学问,于诗歌中抒发他的满腔愤懑,他笔势豪迈,如风云变化,雨雹交加,当时名重天下,一时豪俊之士多与他交游,他胸怀磊落,气宇轩昂,可以知道苏学士的卓卓声名:

    商丘中丞宋荦特喜登眺吟诗,景仰先贤修,葺废园,以苏舜钦建园精神为根据,靠近园墙之处,清除杂草污秽,名园声闻三吴,众人慕名追寻此地,前人倡导,后人继承,字是整治苏舜钦祠宇,摆上春秋祭祠的礼器。

    作者:吴履雨,字子柔,同治庚午优贡,光绪间署苏州府学教授。

    简析:叙事联。上联简述北宋诗人苏舜钦生平行事,着重叙述苏舜钦无辜遭贬,他的修养学问,诗歌成就以及时人与之交游盛况,从而歌颂苏舜钦的高度声名。内容取自《宋史·文苑传略》中苏舜钦本传以及宋欧阳修《祭苏子美文》。下联叙述宋荦主持修复废园沧浪亭一事。宋荦,清商丘人,善诗文,曾为苏州巡抚,后累官至吏部尚书加太子少师。康熙三十五年,宋荦抚吴将四年,见宋苏子美沧浪亭遗址“野水潆洄,巨石颓仆,小山蒙翳于荒烟蔓草间,人迹罕至”,“于是亟谋修复:构亭子山之巅,得文衡山隶书t沧浪亭’三字揭诸楣,复旧观也。亭虚敞而临高,城外西南诸峰苍翠吐钦,檐际亭旁,老树数株,离立孥攫,似是百年以前物。循北麓稍折而东,构小轩日自胜,取子美记中语也。迤西十余步,得平地为屋三楹,前亘土冈,后环清溪,颜曰观鱼处,因子美诗而名也。跨溪横略约以通游屐,溪外菜畦,民居相错如绣,亭之南,石磴陂陀,栏楯曲折,翼以修廊,颜曰:步碕。从廊门出,有堂翼然,祠子美木主其中,而榜其门曰“苏公祠”(宋荦《重修沧浪亭记》),一时;遂擅郡中名胜”重修的宗旨为复苏子美沧浪旧观,新构的建筑,全取子美诗文之意,故曰日‘景贤修废,以精神相依凭”。子美赢得了身前身后名,而宋荦景贤修废之举,亦不失文士一大盛举,为后人所称许。

相关稿件